芯片工程师殷伯涛:助力“中国芯”加速前进

2019-04-16 14:34 来源:网络整理

  原标题:助力“中国芯”加速前进

  隔音室、模拟收音室、老化测试室……在一条长长的走廊两侧,分布着十几间大大小小的实验室。一枚小小的芯片在这里经过重重“考验”后,将为这个时代展现出“中国芯”的速度。

  17年前,国内的集成电路产业刚刚起步,芯片企业屈指可数,但上海快速发展的沃土吸引了一批科技人才。殷伯涛带着对高新技术的渴望,来到上海张江高科,每天在电路图和代码中切换,开始用电脑描绘“芯”未来。

  打拼多年

  成为领军人才

  2001年,24岁的殷伯涛加入了紫光展锐的前身——展讯通信。当时的展讯通信刚刚成立3个月,公司一共有67名员工,一半在美国办公,一半在上海张江。

  那时候,国内的集成电路产业刚刚起步,芯片企业屈指可数,但上海快速发展的沃土吸引了一批科技人才。“我当时看了很多家通讯公司,包括欧美国家在我国的一些公司,往往都是客户支持、服务类的职务,完全没有核心研发的,展讯通信是唯一能让我接触到通讯芯片核心技术的企业。当时我刚刚毕业1年,对我来说能够学到先进的技术很重要。”殷伯涛说。

  展讯通信在张江最初的办公地点是一间六七十平方米的房间,里面摆了几张大桌子,桌上摆着四五十台电脑,还有一些测电路、焊接用的设备。让殷伯涛印象深刻的是,当时老板和员工都坐在一起,没有独立的办公室。

  两三年后,办公地点从一间房变成了旁边的一栋小楼,然后又搬到了张江地标式的一栋大楼里。经过十几年的发展,紫光展锐已经有了自己的地标式办公楼,拥有超过4500名员工,其中90%以上是研发人员,在全球拥有14个技术研发中心及7个客户支持中心。

  殷伯涛也从一名普通工程师,成长为了独当一面的芯片行业领军人。

  开局艰难

  闯过生死关头

  万事开头难,殷伯涛深切体会到了这一点。在他看来,当时中国的芯片设计制造和国外相比,是0和100的差距。“我觉得没法比,因为我们是0。我们刚加入的时候,可能连芯片的集成电路长什么样都不知道。”

  虽然一开始整个公司的人都充满热情,但资金是有限的。作为一家芯片公司,它需要重资金、重人才的不断投入。如果没有后续资金跟上,公司可能就无法运行下去了。一年后,展讯通信就遇到了资金问题,急需第二轮投资。为了能够尽快地正常运行,展讯通信选择了从2G芯片做起。

  殷伯涛说:“当时3G芯片已经是主打产品了,但考虑到3G芯片的技术投入比较大,而且投入产出不一定能立即看到效果。2G芯片的投入相对小一些,既能证明产品的效用,也能培养团队,所以展讯的第一步是先做2G芯片。”

  这是公司第一次面对生死存亡,殷伯涛至今记忆犹新。2002年的一天深夜,展讯所有人都留在了实验室里,第二天他们就要去给投资者演示2G芯片的通话功能,如果成功,公司就能拿到投资。

  直到次日凌晨3点,他们终于用真实的芯片打通了电话,这意味着公司可以继续往前走了。

  奔跑前进

  只为缩短差距

  进入展讯通信后不久,殷伯涛和团队就开始研发设计GSM/GPRS芯片。每天看着电路图和代码,做着各种设计,日复一日,转眼就是5年。

  2005年,集成度更高的GSM/GPRS芯片终于研发成功了,成本比其他公司的产品便宜了一半,而且能耗更低、速度更快。2006年,GSM/GPRS多模手机核心芯片技术获得“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”,作为关键贡献者,殷伯涛获得了个人证书。

  “研发一个芯片一般要12-24个月的时间,但那时候刚刚开始研发,团队经验不足,还要得到客户认可,所以时间比较长。我们的客户是全球化的企业,他们不一定要选我们公司的芯片,还可以选别的欧美公司,对他们来说标准是一样的。”为了缩短和别人的差距,殷伯涛和团队一直在奔跑着前进。

  欧美公司研发一个芯片并实现量产,可能需要两年甚至三年的时间,而展讯通信的研发团队可以用13、14个月的时间做到量产。成功没有任何捷径,对于起步较晚的芯片行业来说更是如此。他们的速度是用时间累积的,别人每天工作8小时,他们每天就工作16个小时。“有一次老师问我家孩子‘你爸爸喜欢什么’,他回答说‘我爸爸喜欢加班’。”殷伯涛对此哭笑不得。

  攻坚克难

  跨越技术鸿沟